无障碍说明

国学旅游丨曲阜:孔子故里 东方圣城 儒学高地

[摘要]当你站立在孔府大门上方高悬的“圣府”匾额前,当你穿梭于世界建筑史上之“孤例”孔庙建筑群中,当你徜徉于孔林中的碑石中间,孔子万世师表的形象会逐渐立体鲜活起来。

文/姚海涛

曲阜是一个县级小城,人口不到百万。区区之地,却因孔子一人,成为东方圣城。

去别的历史名城旅游,目的是欣赏灿烂恢弘的建筑,观览琳琅满目的文物,品味风味特色的小吃,以满足口腹耳目之欲,来曲阜则注定是一场只与“心”有关的悟道之旅。

国学旅游丨曲阜:孔子故里 东方圣城 儒学高地

曲阜孔庙(资料图 图源网络)

曲阜旅游,是直通先秦的思想穿越之旅,是触摸先圣心灵的朝拜之旅,是找寻文化之根的文化之旅。

每年不少游人从远方赶到曲阜小城,瞻仰“三孔”,回溯中华礼乐文明,追寻夫子脚步,探寻儒家大道。

孔子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也是中国文化的绝佳代表。斯文在兹的宏大气度,“天生德于予”的文化自信成为后世儒者的传承标杆。一百多年后,孟子说出了“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此语直承孔子而来。

北宋朝佚名诗人在蜀道馆舍壁间偶然题写了“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对联。后经唐子西、朱熹等人的引用之后,此语几成孔子定评。当年辽东才子王尔烈面对江南才子的挑衅式上联“江南千山千水千才子”时,对以“塞北一天一地一圣人。”方让江南才子叹服。

国学旅游丨曲阜:孔子故里 东方圣城 儒学高地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资料图 图源网络)

其实,早在孔子之前,曲阜就是圣人之地。周公当年封于鲁,鲁国的都城就设在曲阜。彼时,武王去世,成王年幼,周公要留在镐京辅佐周成王。于是让自己的长子伯禽代为赴任,在曲阜建鲁国、传礼乐。在历代鲁君的努力下,使鲁国成为“周礼尽在鲁矣”的“礼乐之邦”。

当你站立在孔府大门上方高悬的“圣府”匾额前,当你穿梭于世界建筑史上之“孤例”孔庙建筑群中,当你徜徉于孔林中的碑石中间,孔子万世师表的形象会逐渐立体鲜活起来。

他,宽厚平和、温柔敦厚、疏通知远。他,慈祥儒雅、仁爱良善、恭俭庄敬。他,积极入世、发愤忘食、忧乐圆融。他,道冠古今、德侔天地、执两用中。

万仞宫墙代表了孔子道德与学问的高度。金声玉振则显示着孔子的仁智合一的集大成境界。悠悠杏坛,恍惚间传来了孔子讲学论道的千古回响。

孔林中的碑林、孔子墓与子贡庐墓,又让人想到夫子晚年遭遇到的接连打击。独子孔鲤、好学的颜渊、好勇的子路,一个个先他而去。茕茕孑立的夫子,面对迟来的子贡,为自己唱出了挽歌:“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

子贡曾赞叹道“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孔子就像太阳、月亮一样。太阳的温暖一如孔子在我们心中合宜的温度。月亮的清幽一如孔子在我们心中含蓄的亮度。高山的巍峨一如孔子在我们心中挺拔的高度。

国学旅游丨曲阜:孔子故里 东方圣城 儒学高地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资料图 图源网络)

难怪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难怪司马迁在《孔子世家》中赞云:“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难怪元武宗颂赞道:“先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明;后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法。”

继承中华文化统绪之使命与责任是孔子临终前的牵挂。可以告慰他老人家的是,学生们没有让他失望,后人也不会让他失望。

儒家在孔子去世之后,虽分为八个学派,但钟灵毓秀、精彩荟萃,都是孔子真传人。时至今日,国人来到曲阜,看望孔子,告诉他,孔子学院遍布于全球各个大学中。国内的居民社区、学校中,孔子学堂星罗棋布。中华文化的传承工程浩大、系统而周密。如今走在大街上,可以看到不少将汉服当作日常服装的女子与男子。

国学旅游丨曲阜:孔子故里 东方圣城 儒学高地

中华文化正在走向世界(资料图 图源网络)

而这些,原来只在古装电视剧中才会出现。中华民族已然挺立起了文化自信。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