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巴黎圣母院之火 “烧”到了我们

[摘要]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巴黎圣母院之火在勾起我们的情怀和回忆的同时,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提醒我们更好地保护好我们的文化遗产,让她们永远为子孙后代所见,为世界人民所见。

文/杜炎玉

今天早上,相信大家都看到了这条新闻:“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于是,有人泪目,有人唏嘘,有人感叹,当然,也有人无所谓……这场大火既是一波情怀杀,也是一波回忆杀。

巴黎圣母院之火 “烧”到了我们

当地时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资料图 图源网络)

也许很多人没有去过法国,但是很少人不知道巴黎圣母院。这个印象,可能来自法国作家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过了将近二百年了,副主教克罗德的丑恶嘴脸仍然如在目前,吉ト赛女郎艾丝美拉达和敲钟人卡西莫多的人性之美依旧照亮一方天空。

还可能来自我国作家琼瑶的《一帘幽梦》,费云帆和汪紫菱的爱情故事也带我们领略了法国辉煌的哥特式建筑和独特的浪漫风情。

承载着这些家喻户晓的作品的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于1163年开始建设,在1345年全部建成;见惯了朝代更迭,走过了一战、二战,却没能逃过昨天傍晚的那场大火。塔尖倒塌,世界著名的玫瑰花窗也被烧毁——这不能不让我们感到惋惜。

巴黎圣母院之火 “烧”到了我们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巴黎的地标之一(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为何,巴黎圣母院距离我们如此遥远,却还能扣动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人是分国家的,文化遗产却是全人类的。

《孟子·离娄下》有云:“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这是中华民族薪火相传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华儿女数千年来不懈追求的理想境界。

让我们转动时光机,一起回到二战结束前夕。1944年,美国“地毯式轰炸专家”李梅将军指挥美军对日本本土实施大规模轰炸,当我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得知美军对投放地点还没拿定主意时,他提出了一个属于中国又属于世界的建议:不要将原子弹投在东京、京都、奈良等古城。

诚然,梁思成不是决定性的人物,但他确实在重庆为美军轰炸日本本土做过一定的工作,并在客观上保护了日本的古城古物。

巴黎圣母院之火 “烧”到了我们

京都是日本最大的历史古城(资料图 图源网络)

《论语·子路》有云:“君子和而不同。”“和合”思想是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最富生命力的文化内核和因子,“贵和尚中、善解能容、厚德载物、和而不同”等文字背后蕴含的是自古而然的宽容品格,是我们民族不断追求的一种文化理念。

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巴黎圣母院之火在勾起我们的情怀和回忆的同时,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提醒我们更好地保护好我们的文化遗产,让她们永远为子孙后代所见,为世界人民所见。

所有的回忆都是潮湿的。由此,我们不禁会想到圆明园。圆明园以其宏大的地域规模、杰出的营造技艺、精美的建筑景群、丰富的文化收藏和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内涵而享誉于世,是举世无双的皇家御苑,更是当之无愧的“万园之园”“世界园林之王”以及“一切造园艺术的典范”。

巴黎圣母院之火 “烧”到了我们

圆明园是中华文明永远的痛(资料图 图源网络)

辉煌和骄傲都在1860年初冬的那场大火后戛然而止——圆明园承载着中华民族的美丽与哀愁,承载着国人太多的民族情感和精神寄托,无论她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她都是一个震撼人心的梦幻杰作。还好,她依然在我们身边,也会一直在我们身边。

我们虽然错过了圆明园的“绝世美景”,却依旧能够感受到遗址的惊心动魄;我们虽然经历了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却还能看到她在大火中重生。人类文明之光不会黯淡,世界文化之脉永远流传,让我们共同保护,共同惦念。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