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看云的境界:不可穷其形 尽可取其意

[摘要]一日之中,早上有“灵山蓄云彩,纷郁出清晨”,傍晚看“余霞散成绮”,夜间则“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云既然如此变化多端,文字是不是也不能穷尽其形?

文/子今

《幽梦影》:云之为物,或崔巍如山,或潋滟如水,或如人,或如兽,或如鸟毳。故天下万物皆可画,惟云不可画。世所画云,亦强名耳

看云也有境界:不可穷其形 尽可取其意

万物皆可画,惟云不可画(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云飘游天空幻化为物,有时,像高大雄伟的山,有时候像汹涌而来的水,有时候像人,有时候像野兽,有时候像鸟的羽毛,有时候像鱼鳞。所以天下万物皆可以画出来,惟云不能入画。世人所画的云,也只能勉强叫做云罢了。

曹操和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时候,以天气做背景:阴云漠漠,骤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天空中出现了像龙一样的云彩,曹操借机问刘备可知龙的变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隐;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曹操以英雄自比,讥讽当刘备口中的英雄人物。曹操说,世上真正称得上英雄的,就只有他和刘备两人而已。这是以一种王者的眼光来观云,自然气势磅礴,睥睨万物。

看云也有境界:不可穷其形 尽可取其意

风云巨变,历史激荡(资料图 图源网络)

杜甫笔下将要下雨的春夜,是“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天空与脚下的小路,均是黑压压的一片,唯有江中独明的船火在摇曳着,黑云下覆盖下暗淡的天色更加凸显,一种来自自然界的压迫感与恐惧感,油然而生。

而苏轼在望湖楼上饮酒时所见到的西湖山雨欲来和雨过天晴后的景色,大开大合,读起来极为酣畅淋漓——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天上黑云翻滚,就像浓浓的墨汁在天边翻转,远处的山巅在翻腾的乌云中依稀可辨,这个时候,如注的骤雨就已经来到。大雨裹挟着白色的雨点砸在船上,水花四溅,仿佛千万颗珍珠,从天上倾倒而下。

看云也有境界:不可穷其形 尽可取其意

黑云压城城欲摧(资料图 图源网络)

正在人们感受暴雨的壮观场面的时候,一阵狂风席地卷来,一下子吹散了乌云和大雨。云开日出,望湖楼下水面平静如镜,空气清新,远远望去,水天一色。

更多的时候,人们喜欢将看蓝天白云并举。天空蓝得一尘不染,松软,随性的白云漂浮在上面。初看起来像是静止了一般,实际上却是慢悠悠地游荡着。之前还是聚成一团的,像座小山,再过一会儿来看,却被风带向四面八方。

无论是刘长卿的“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还是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自有一份恬淡与闲适在其中,他们把自己融入这天地中,似乎自身也变成了一片云。

或许,他们都向往有这样的一种境界:舒卷意何穷,萦流复带空。有形不累物,无迹去随风。以一种宁静的而宽广的胸襟去看待生活中种种得失,不被外在的荣辱沉浮束缚住内心的自由。过一种灵动而不滞碍的生活,不感慨自己的漂泊无依,也不叹息自己的一生轻如鸿毛,没有功业。

看云也有境界:不可穷其形 尽可取其意

灵山蓄云彩,纷郁出清晨(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日之中,早上有“灵山蓄云彩,纷郁出清晨”,傍晚看“余霞散成绮”,夜间则“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云既然如此变化多端,文字是不是也不能穷尽其形?下次何不自己抬头仰望呢?无论是什么样的天气,什么样的心情,总能看到一片独一无二地属于自己的云。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