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每周诗语丨杜甫:纵论天下势 登楼为国愁

[摘要]历来写春愁,大多关于爱情,关乎私人。历来写登楼,大多怀念家乡故土。但是杜甫的春愁、登楼不一样。诗歌中流淌的悲伤、忧虑、自信都是关于国家社稷,关乎生民百姓。

文/姚海涛

一提到盛唐诗歌,我们马上会想到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李白与杜甫,可以说是双峰并峙、二水分流,共同支撑起了盛唐诗歌的绚烂天空

每周诗语丨杜甫:纵论天下势 登楼为国愁

盛世大唐,凝聚了中华文化多少豪情(资料图 图源网络)

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李白的痛饮狂歌、飞扬跋扈、寄情山水、快意人生。李白为自己而活,活得潇洒;而杜甫则每天愁眉深缩、忧肠百结、百年多病、艰难苦恨。杜甫是为人民而活,活得“憋屈”。

以饥寒之身而怀济世之心,处穷迫之境而无厌世之想。”这是杜甫有别于其他许多古代诗人的地方,这也正是值得我们敬畏的地方。

杜甫他来了,骑着一头瘦瘦的黑色毛驴,穿着破旧的灰布长衫,远远地,从唐代,迈着深具历史沉重感的脚步,就这样走进我们的心灵。这一来,就再也挥之不去了,融入了我们的血液,化作了我们的基因,也成就了我们的诗歌。

杜甫写有许多关于春天的诗歌,如《春远》《春望》《春夜喜雨》《春日忆李白》等。今天让我们去欣赏一下杜甫的《登楼》诗,领略一下杜甫的不一样:不一样的春愁,不一样的《登楼》。

每周诗语丨杜甫:纵论天下势 登楼为国愁

杜甫草堂:忧国忧民忧天下,为谁活?(资料图 图源网络)

那是唐代宗广德二年(764年)的春天,此时的杜甫早已寓居四川多年。这一年年初,唐军收复河南、河北,安史之乱终获平定。但唐朝从此元气大伤,由盛转衰

屋漏偏逢连夜雨。十月,吐蕃攻陷长安,唐代宗出奔陕州。同年年底,吐蕃又连破松、维、保等州既而攻陷剑南、西山诸州。真是祸不单行,大患未除,新难又来,船迟又遇打头风。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杜甫凭楼远望,以穿透历史的笔墨,写下了这首《登楼》:

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

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

每周诗语丨杜甫:纵论天下势 登楼为国愁

国破家亡,山河缺依旧在,春也照旧来(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起笔便写春花,写高楼。春景虽好,但伤客心。这是乐景写哀情的方法。于是,这次登楼望春,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此时的唐王朝,国家处于“万方多难”之际:外族入侵,宦官专权,藩镇割据,内外交困。我们的诗人在登高望远、赏花游春之时,也愁思满腹,忧郁难遣

凭楼远望,锦江流水裹胁着蓬勃的春色从遥远的天地边际汹涌而来,玉垒山上的浮云飘忽不定、旋起旋灭,宛若古今时势的变幻莫测。此二句为流水对,历来为人所激赏。今日读来仍有飞动流走、气势磅礴、纵横开合、酣畅淋漓之感。

颔联的上句向空间开拓视野,下句就时间驰骋遐思。天高地迥,古往今来,形成一个阔大悠远、囊括宇宙的世界。这里既饱含着对祖国山河的赞美,又包蕴着对民族历史的追怀

杜甫凭楼远眺、登高临远、视通八极,在时空开合的阔大视野中,审视历史与现实、唐朝与吐蕃。此二句眼界非常开阔,胸襟异常博大,思虑分外悠远。

杜甫的思绪经锦江春色、玉垒浮云的激发,于是有了纵论天下大势、天地古今的思想冲动。杜甫充满着自信,认为大唐帝国气运会像北极星一样永不改变。对吐蕃的觊觎他义正词严的寄语相告:莫再徒劳无益地前来侵扰!一股浩气凛然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大唐盛世余威

每周诗语丨杜甫:纵论天下势 登楼为国愁

本可乘马去寻春,却就高楼忧国民。(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苍茫的暮色里,先主庙与后主祠都依稀可辨。杜甫继续怀古思今,讽喻当朝的同时,也寄托个人抱负。后主刘禅终于能回到自己的祠庙里享受祭祀。天色将晚,我姑且吟诵《梁父吟》,希望能够有孔明先生那样的人生际遇吧!

历来写春愁,大多关于爱情,关乎私人。历来写登楼,大多怀念家乡故土。但是杜甫的春愁、登楼不一样。诗歌中流淌的悲伤、忧虑、自信都是关于国家社稷,关乎生民百姓。你可以说他是一个没有自我、没有个性的人。但这也正是他的独特个性所在。这个性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最需要的个性。

在这个春天,我们向杜甫致敬,也向经历五千年风雨而依然屹立的民族致敬。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