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成中英:一位“新儒家”眼中的国学热

[摘要]国学是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认识,汉学是外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

2007年6月25~27日,第十五届国际中国哲学大会在武汉大学召开,研讨中国哲学与全球文明对话。被誉为“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的成中英,在会议期间接受了武汉晨报记者的专访。

成中英:新时代儒学何去何从?

成中英教授(资料图)

作者简介:成中英,1935年出生,祖籍湖北阳新。著名哲学家、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国际中国哲学会创始会长、国际易经学会会长,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

和谐社会需要儒学作为精神寄托

晨报:您被视为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您自己怎么看这个头衔?

成中英:新儒家的第一阶段是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至解放前,代表人物是梁漱溟、熊十力和张君劢等,他们以儒学为重,对抗西方的中心主义,强调中国文化的价值和中国哲学及道德思考的重要性。第二代是以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方东美等为代表的学者,主要活跃在港台地区,主要是熊十力的学生,有一脉相传的味道。再晚一些,就是我们这一辈,从年龄上讲,以刘述先、我和杜维明等为代表。

新儒家“新”在和西方的交往及对西方的了解程度上,提出对儒学新的诠释、对时代价值新的认识。但是我们之间的学术观点也有不同。刘述先强调儒家的全球伦理化,杜维明强调儒家的宗教性,我强调与西方沟通、儒家管理哲学和伦理哲学的发展。

晨报:有人认为儒学中可供现代化转化的资源不多,您却认为儒学很实用。儒学到底有什么用?

成中英:儒学其实就是关于“人心”的学问,它代表了人的自我反思和推己及人,以实现社会的和谐。我们现在所讲的“现代化”过多地强调物质方面,其实现代化还有精神层面的含义,让人生活更加舒适、更自由、更合理化、更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更好地满足自己的需要。我们的现代化并不完美,要建立和谐世界,就需要一套和谐化的伦理,儒学就正好充当了这一个角色。

晨报:您如何看待现在的国学热?

成中英:已经热到一定程度了,在北京等地很热。国学热跟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国力的崛起有关,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在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中寻找发展的动力和方向,寻找能使人心灵安顿的生活方式。

晨报:欧美的一些汉学家,在不会说汉语的前提下研究中国儒家文化,他们的心态是怎么样的呢?

成中英:人类需要彼此沟通和了解,外国人需要了解中国人在想什么,中国的文化是什么样的。国学是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认识,汉学是外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显然国学是汉学的基础,但是西方汉学家通常是西方中心主义视角,各种观点很多,甚至冲突很激烈,比如在德国汉学家顾彬看来,中国现当代文学“一团漆黑”,而另外一位汉学家马悦然却认为中国作家有夺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实力。

传统文化可进行现代包装

晨报:武大将要开办一个国学班,面向“社会中坚”,如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政府处级以上官员等,每月月末集中授课两天,算下来一年只上24天课,收费2.8万。您对这种班有什么看法?

成中英:首先我肯定这种国学班的发展,我自己也曾经为这样的班授课。经济发展、社会发展需要伦理支撑,需要从传统文化中寻找资源。这种国学班将成为社会的一种普遍需要,以后会更普及。当然,我不赞成国学班过分商业化,教学水平应与其收费相当。

晨报: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如果文化程度有限,参加这个班是不是仅仅为了镀金?

成中英:有这种可能性,但抱着镀金心态学习的人,也有可能在学习过程中转变态度,提升自己。

晨报:现在将国学引入企业培训非常流行,于丹、易中天等学者通过《百家讲坛》带动相关书籍的热卖……是否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资源蕴涵着极高的商业价值,可以进行文化产业开发?

成中英:对传统文化资源进行现代化的包装和设计,让传统的价值在某些方面显露出来,对丰富现代人的生活、加强人们的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同也是有帮助的。我没有系统看过于丹讲《论语》,在书店里翻过她的书,我觉得很不错,可谓现代人的“心灵鸡汤”。我们不必从学术上苛求,因为“心得”本来就是无关学术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作者授权腾讯儒学编辑发布。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