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妻太重要:三位贤妇成全周朝千年基业

文:李山(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腾讯儒学专栏作者)

“内圣外王”源自《诗经》

若论儒家与西周文化的关系,可以用下面的话来比喻:周人种了米粮,后来的儒生将其酿制成酒。下面要说的“内圣外王”之道,就是生动的一例。

家有贤妻太重要:三位贤妇成全周朝千年基业

太姜、太任、太姒合称“三太”(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般都以为是儒家《大学》阐发出一套“修齐治平”“内圣外王”的道理,可是,细究起来,这样一个在古代文化史中作用不凡的观念体系,却是始见于《诗经》的。请看《诗经·大雅·思齐》的一二两章:

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

惠于宗公,神罔时怨,神罔时恫。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

两章大意:端庄的大任,是周文王的母亲;她敬爱婆婆周姜,在京室做周家的主妇。大任的儿媳太姒,又继承大任的美德,让文王有成百的儿男。她们贤惠地侍奉者宗庙,宗庙中的老祖们没有不满,没有苦恼。这是周家男人有德,给妻子树立了榜样,因而家庭和睦,并影响了家族兄弟家庭的和睦,带动了整个邦国家庭的和睦。

这首《大雅》篇章,是周人祭祀周文王时,献给与文王有关的几位女祖的颂歌。周人有这样的惯例,即祭祀男性祖先时同时也向女祖献祭,《周颂·雍》“既右烈考,亦右文母”句就是证据。

诗中的周姜,是周文王祖父古公亶(dǎn)父之妻。《诗经·大雅·绵》有“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句,是说当年古公亶父率领周人迁居周原(今陕西岐山、扶风一带)时,是周姜陪着亶父前来察看周原一带的情况的。大任,为周文王父亲王季之妻。《诗经·大雅·大明》篇说她是当时商朝境内任姓国的姑奶奶,嫁到周家后“有身”并“生此文王”。太姒,文王之妻。《大明》对她的表现还加了点色彩,不仅说太姒是“大邦有子”,而且说她的相貌“俔(xiàn)天之妹”,即长得灿若天仙。周人喜言“天命”,看似神秘,然而究其底里,什么是天命?周家几代人,代娶贤妻,代生贤子,这就是天命。神秘的天命,是落实在平凡生活里的。

家有贤妻太重要:三位贤妇成全周朝千年基业

家庭中主妇的作用非常重要(资料图 图源网络)

至于“刑于寡妻,至于兄弟”几句,很明显,就是后来儒家“内圣外王”思想的雏形,规模大体具备。“刑于”的“刑”,是“型”的本字,在此为树立典范的意思。能树立典范的是周家男性家长,能遵循这样的典范的,则是几代家庭主妇。如此,周王家庭婆媳融洽,主妇能持家,而且子息众多,人丁兴旺。而且,诗篇后面还交代:“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古之人无斁,誉髦斯士。”前两句是说:先王先妣们既然如此有德,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孩子们个个有出息,各个有成就。诗最后又感叹:我们的先人,就是这样不厌倦地激励着自家后生不断进步的啊!这就是古人理解的好家庭。这样的模范家庭,影响了家族的其他兄弟家庭,进而影响了整个周邦的家庭。

与后来《大学》“内圣外王”的论述相比,诗只说到“家邦”,未涉及“天下”。这是尊重历史的表现。诗篇祭祀的是周文王祖母、母亲和妻子,那时周人还没有得天下。再有一个区别就很有意思了。《大学》篇通篇言“修齐治平”,格局完整,却全然不言“齐家”中主妇的作用。这其实是后来儒家偏颇的地方。就生活实际而言,健康地生儿育女,优质地教育女子,以及家族和睦,邻里和谐,主妇作用,都不可忽视。孔母(据说孔子三岁丧父)、孟母都是很好的例证。不过,《大学》毕竟是一篇纲领之作,也未有明显轻视女子作用的言语。可是,到了后来的儒生解释《大雅?思齐》,例如朱熹老夫子解释此诗,说:“此诗亦歌文王之德,而推本言之。”很明显,对诗篇主旨的把握,焦距是有点模糊不准的。其病根,就在其所持观念的偏颇。

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家有贤妻太重要:三位贤妇成全周朝千年基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