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讲堂第九讲之八:为什么中庸是最高明的道?

8.极高明而道中庸截图

8.极高明而道中庸

6'10''

24481

腾讯视频

视频时长6分10秒,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李山:为什么中庸是最高明的道?

另外说到中庸之道这种情形,形容它:“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

这就说到中道,君子之道就是中道。“费而隐”,用处广大叫“费”,我们经常说费用费用,“费”字本身用处广大的意思。“隐”,又是一个很微茫的事情。又广大,又隐,有些抽象。

愚夫愚妇,一般老爷们妇女,即匹夫匹妇,一般的(道)都知道一些,但是这种道到了极致,圣人都有所不知。

“夫妇之不肖”,不肖就是无才德,他们也可以行一些中道,但是到了中道极致处,“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实际在说道一方面是从最基础的身边事情开始,但是上升以后越做越难,最后像宇宙天地一样微茫广大而不可知,人类到今天,我们也不敢说知道宇宙有多大,这个奥妙是难以知道的,实际上强调中道充塞宇宙,但它又接地气,跟我们每一个人伦日用相联系。世界上最低等的人或者说最普遍的人都能行(道),但是高处(之道)圣人亦有所不知。

有些事情的确如此,比如《论语》后面说我们都吃饭,但知味的人有几个?例如品酒师。我们都饮酒,知道这个酒好,那个酒好,真正给全天下做品定,就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就是一级品酒师也可能出现的错误,这就是有所不知。

前面讲到平衡,谁不知道,走路都平衡,但是上钢丝绳,这个又大绳子过山这个就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就是知道这些道理的人有时候也会摔下来。我见过走山那个人掉下来,好在快到头掉下去。注意这个平衡这种东西不好把握它,所以每一次走钢丝演出,在演出之前集中全部精力放在那儿,稍微不行就走神。说到一些政治大事情这种平衡,这就更难了,所以这里面讲的是什么?这个道很简单,它很平庸,但是它又极高明。

后边会说,“极高明而道中庸”,那是反着说,所以说这个道是什么?天地之大,说天地大不大,我们觉得天地还是有限的。所以这个君子之道是什么?说大天下都载不下,说小,小到不能分开,我们永远说离子永远可分,世界是可分的。韩非子(口误,应为《庄子》)就说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事不竭,实际上现代物理学研究最后处于波状的东西就不能再分了,我们说这是语大语小,语大包容宇宙,语小破不了,这是讲实际上还是形容道,既简单又复杂,既大又小,这些都是文学语言,是在外边形容它。这都是孔子跟人谈道的时候说的一些事情。

接下来,“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儒家好引经据典,引了一句《小雅》的诗。“鸢”就是老雕,鸢飞可以撞击天空,鱼可以在深渊里,是指道无所不在。“上下察”,这个察不是道在观察,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知道,指它在哪儿都能看到,“察”是被看到的意思,也就是说充斥着宇宙。这是文学语言。儒家讲究一个道理之后弄两句诗点缀一下,当然有些地方挺认真地做证据,我们在《大学》看到过这种情形。

这一段接下来“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君子所行的中道就从愚夫愚妇生活开始,这叫“造端”,但是等它发展至广大、至复杂的地方,充塞着天地。

本文系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主讲人简介:

李山教授是启功先生嫡传弟子。1995年获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文化史、《诗经》研究、先秦两汉文学研究领域卓有成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点击关注“腾讯儒学 ”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儒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儒学”,获取更多儒学资讯。
[责任编辑:weiwe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