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宋代女词人朱淑真:爱要坦荡荡 不要装模作样到天长

[摘要]相传,朱淑真去世以后,她的父母十分后悔当初把宝贝女儿许配给那个男人。他们把朱淑真的大部分诗稿都付之一炬,希望她下辈子不再为情所困、不再为自己的才华所困,勇敢地去爱一个她该爱的人。

文/周宏亮

谈到宋代时期的大才女,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此情无计可消除”的李清照。其实除了大名鼎鼎的易安居士,文采风流、诗书鼎盛的宋代还有着一位名叫朱淑真的女词人

朱淑真:爱要坦荡荡 不要装模作样到天长

古代的才女,能留在文献记载上的,实属凤毛麟角(资料图 图源网络)

朱淑真和李清照一样,出生于官宦世家,自幼就是一个饱读诗书、精通音律的大家闺秀。

她曾写下“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这样流芳千古的名句。毫无疑问,她也有着李清照的才华,可惜却输在没有李清照那样的“桃花运”。

众所周知,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大才子,是我国著名的金石学家、文物鉴赏家及古文字研究家。

李、赵两人可谓是天生一对、琴瑟和鸣。可是朱淑真却遇人不淑,她的丈夫是一个毫无才学又碌碌无为的普通人,他不会吟诗作画,也不懂得文人生活的风雅。

作为一个底层的官吏,他醉心于金钱名利的官场生活,也沉迷于声色犬马的肉体快乐。

这要是换做一个普通的女性,和一个普通的丈夫结婚也能举案齐眉,过着平淡的一生。可偏偏朱淑真却一点也不普通,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社会,她是屈指可数的女诗人。

朱淑真想要的,不是柴米油盐的家长里短,而是一段像李清照和赵明诚那样的“赌书泼茶”的爱情,她渴望和心爱之人有着精神层面的交流与共鸣。

朱淑真:爱要坦荡荡 不要装模作样到天长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害苦了多少天下有情人(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可惜的是,朱淑真的丈夫不仅仅无法欣赏她的才华、不能与她志趣相投,他甚至都不能理解她的生活。

“菊有黄花篱槛边,怨鸿声重下寒天。偏宜小阁幽窗下,独自烧香独自眠”。

在朱淑真的眼中,逼仄的家庭生活是充满了孤独的,她看到庭院里的黄花,都会情不自禁地伤春悲秋,无端地生出一种林黛玉式的哀婉与忧愁。可是她丈夫的审美却如此的迟钝、如此的庸俗,又怎么能明白伊人独自眠的心情呢?

“一夜秋风动扇愁,别时容易入新秋。桃花脸上汪汪泪,忍到更深枕上流”。

朱淑真那丰盛的心事,化成了彻夜不眠的泪珠。她心里觉得难受,又不知道如何排解这样一种说不清的委屈,便只能将婚姻生活的不幸福诉诸笔墨,化成了一首首气韵连绵的诗词。

然而我在图书馆里查遍了资料,都没能准确地查明朱淑真的丈夫究竟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让朱淑真如此的伤心难过,每天以泪洗面。

也许是因为朱淑真的丈夫实在是太过于平庸了,以致于在后世的文字记录中都很难发现关于他的生平记载。不过在讲究门当户对的宋代,想必朱淑真丈夫的家境也不会太差。

朱淑真:爱要坦荡荡 不要装模作样到天长

门当户对,讲究的是心灵,而不是外表(资料图 图源网络)

说到底,他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男人”,他只是无法满足妻子的精神需要。他的错,就错在他的平庸、他的没有才华。但对于“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女诗人而言,这就是一个无法容忍的致命伤。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孤独终老,而是和使自己孤独的人终老。没有共同语言的婚姻,就好像一座没有出口的围城。

生活在围城里的朱淑真,终其一生都过得无比孤独。她的生活里没有相濡以沫,也没有情投意合。她那木讷的丈夫,就好像一块乏味冰冷的石头,两人在一起即使睡在一张床,也依然感觉彼此之间隔着万千河山。

“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走到生命的尽头,朱淑真遥望着爱情的梨花落满了远方的山坡,内心升腾起一种无法言说的心酸与寂寞。

这辈子一眨眼过去了,可是她却感觉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活过。

如果说朱淑真想要的是澎湃的大海,那么她的丈夫就是一片无边的沙漠。这段悲剧的婚姻说不上是谁对谁错,只是两个人不适合。缘木求鱼的女诗人最后怀抱着对于理想爱情的热望,在不幸福的婚姻围城中郁郁寡欢、英年早逝。

朱淑真:爱要坦荡荡 不要装模作样到天长

如果婚姻是一片沙漠,那人生就太悲哀了(资料图 图源网络)

相传,朱淑真去世以后,她的父母十分后悔当初把宝贝女儿许配给那个男人。他们把朱淑真的大部分诗稿都付之一炬,希望她下辈子不再为情所困、不再为自己的才华所困,勇敢地去爱一个她该爱的人。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