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每周诗语丨《梦李白》:故人入我梦 明我长相忆

[摘要]长歌当哭,因为担忧李白的生活处境,无论对魂魄还是对其本人,杜甫都要叮嘱一句:水深浪阔旅途请多加小心,不要失足落入蛟龙的嘴里。

文/子今

《梦李白》共有两首,是乾元二年(759年)秋杜甫流寓秦州时所作,在本周诗语中我们先来为大家解读其中的第一首。

每周诗语丨《梦李白》:故人入我梦 明我长相忆

谪仙李白是杜甫崇拜的对象之一(资料图 图源网络)

李白与杜甫于天宝四载(745年)秋,在山东兖州石门分手后,就再没见面,但彼此一直深深怀念。

公元757年(至德二载),李白因曾参与永王李璘的幕府受到牵连,下狱浔阳(今江西省九江市)。乾元元年(758年)初,又被定罪长流夜郎(今贵州省桐梓县)。乾元二年(759年)二月,在三峡流放途中,遇赦放还,回到江陵。

杜甫这时流寓秦州,地方僻远,消息隔绝,只闻李白流放,不知已被赦还,仍在为李白忧虑,积思成梦,于是写成这两首诗。

李白和杜甫所处的时代,亲朋好友间跨区域的联系,远没有今天便捷。

交通闭塞、信息滞后固然使得人们日常生活间交流的内容平疏甚至是有些乏味,但是它也让身处异地的人们一切形式的怀念和寄托有了酝酿的空间和时间,有了表达的方式,由此所产生的情感也就越发地醇厚起来

每周诗语丨《梦李白》:故人入我梦 明我长相忆

山水阻隔,音信不通,才能让诗人充分发挥才情(资料图 图源网络)

比如丈夫与妻子间的鸿雁传书,比如边塞将士陶埙里的哀婉悲吟,再比如梦里与家人或者好友间的相望不相闻。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起始的两句诗互文,写的是朋友间的生离死别,格调自然悲痛而沉重。如果要在情感的天平上做比较的话,生离比死别更让人哀痛。

同样是因为不能相见而悲恸,对死去的人不会有重逢的期待,也不会有安危的牵挂,在情感上也就不会给思念者带来更多的起伏与缠绕。

如此“功利”地一番计较后,就会发现,被流放至瘴疫之地的李白,生死未卜又杳无音信,该是让老朋友杜甫怎样的牵挂与思念呢。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每周诗语丨《梦李白》:故人入我梦 明我长相忆

杜甫经常牵挂别人,一牵挂就开始写诗(资料图 图源网络)

老友李白大概是知道杜甫的想念才进入了他的梦里。片刻的欣喜之后,杜甫又开始担忧:“梦中的你不会是鬼魂吧?否则路途那么遥远谁又能知道你是否活着呢?深陷囹圄的你又怎么会有羽翼飞跃到我所在的北方?”

好吧,就算是老友的鬼魂来访,星夜从江南而来,又星夜自秦州而返,来时要飞越南方青郁郁的千里枫林,归去要渡过秦陇黑沉沉的万丈关塞,多么遥远,多么艰辛,并且要独自穿越这层层障碍。

“魂来枫林”处化用《楚辞·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魂归满是枫林的江南,江南堪哀难以忘情。杜甫用这寥寥四个字道出了自己和李白的友谊,读起来文质相宜。它远远胜过某些用一组华丽的辞藻堆砌出一腔略带虚伪感情的诗文。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梦中醒来,清冷的月光洒满了整个屋梁,在迷离中仿佛是见到了友人憔悴的容颜。在梦与非梦之间,友人似真亦幻,触不可及,只留下杜甫一人神伤。

长歌当哭,因为担忧李白的生活处境,无论对魂魄还是对其本人,杜甫都要叮嘱一句:水深浪阔旅途请多加小心,不要失足落入蛟龙的嘴里。

每周诗语丨《梦李白》:故人入我梦 明我长相忆

山重水阔知何处?只愿故友平安(资料图 图源网络)

江上的风波很可恶,人间的行路也是难上加难,谪仙下凡的李白对此是超然物外还是浑然不知呢?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