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从李健的音乐态度说起:今日之是与昨日之非

[摘要]“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让昨日之非,也能毫不留存,一起随风而去。“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让今日之是,不执着于烦恼忧愁,真正得到幸福快乐。

文/道诚

“音乐对你意味着什么?”音乐人李健说:“我们一定不要夸大音乐的重要性。没有音乐人们照样吃得很好。但是你要记住,音乐可以让原本平庸的生活更闪亮,音乐是超越语言的。

从李健的音乐态度说起:今日之是与昨日之非

音乐人李健眼中,音乐是超越语言的存在(资料图 图源网络)

很多玩音乐的人恰恰是玩了音乐,被束缚了,没有更好地提高,你一定要跳出音乐,更了解人,更了解生活,更了解你应该如何准确地表达你所要表达的音乐”。

有人说:“音乐是我的生命,音乐是我的梦想”,李健却不这么认为:“我虽然是一个职业做音乐的,音乐也不是我生活的全部,它仅仅是生活的一部分”。

既不夸大音乐对人、对生活的作用,也不否认音乐的好处,能够不被音乐所束缚,跳出音乐来看音乐、做音乐、谈音乐。

李健的观点恰好应和了《小窗幽记》的这句话:“昨日之非不可留,留之则根烬复萌,而尘情终累乎理趣。今日之是不可执,执之则渣滓未化,而理趣反转为欲根”。

过去犯下的错误不可再留下一点,否则,会使已改的错误行为再度萌生,这就是因俗情而使理想趣味受到连累了。

从李健的音乐态度说起:今日之是与昨日之非

过去的错误,需要拔除干净(资料图 图源网络)

今日认为正确而喜爱的生活、事物,不可太执着,太执着就是尚未得到理趣的神髓,反而使得理趣转变成欲望的根苗。

今日之是不可执

就像音乐人不应太执着于音乐一样,演讲人不应太执着于语言,写作人不应太执着于文字。对于任何喜爱的事物,人们都不应该过于执着,过于执着了就会被束缚,从义理情趣转化为欲望根苗。

能够发现正确而喜爱的事物,从而有兴趣去学习、去研究、去体会其中的快乐,当然是好事,但是这里存在着理趣与欲望的区别。

对于理趣来说,本心是主宰。对于欲望来说,感官是主宰。“心为形役”的我们经常为了五官而委屈自己的内心,让自己过不合本性的生活。

从李健的音乐态度说起:今日之是与昨日之非

现在的我们,有多少人是真正过着合乎本性的生活呢(资料图 图源网络)

对事物太执着的话,会让我们由本心来主宰转化为由欲望来主宰,陷入一个怪圈,越挣扎越急躁,总也走不出来,导致或不择手段或自暴自弃。

昨日之非不可留

昨天已经过去,但是昨天犯的错误、以往形成的坏习惯,是否也改得彻底消失不见了呢?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本来是赞美野草顽强生命力的诗句。但是,有时候,人的一些错误会不会像野草一样重生呢?

如果没有从根本上铲除的话,这些错误遇到时机,很可能会再度萌生,人也随之而进入错误的循环,终究不得自由,理想趣味因此受到连累。

从李健的音乐态度说起:今日之是与昨日之非

过往之错仍然存留,就会走入恶性循环(资料图 图源网络)

如果陶渊明一直过着“心为形役”的小吏生活,那么,历史上只能多一个不快乐的小官,而不会有那么多美好的诗篇了。如果颜回一直过着“有过不改”的生活,那么,也不会成为孔门七十二贤之首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让昨日之非,也能毫不留存,一起随风而去。“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让今日之是,不执着于烦恼忧愁,真正得到幸福快乐。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