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梁涛教授:孟子与荀子心性说异同

[摘要]孟子的心善也好,荀子的心善也好,他们分别适合运用到我们的道德领域和政治领域。而既然道德领域和政治领域都是儒学关注的重要的方面,本就应该把它统一起来。

正在加载...

    但是当我讲到这里的时候又会出现问题。有人就问了:“梁老师,你这样讲的话,孟子是性善,但是孟子性善也可以理解为是心善。

    因为孟子是“即心言性”,根据心来言说他的性,根据心来理解他的性,所以他的性善也是心善,那你讲荀子也是心善,他们二者之间不是没有差别了吗?你不是把孟子和荀子讲得一样了吗?”

    我讲的是什么?它不一样,它是有差别的。差别在什么地方?就是孟子的心是实心,它有实际的内容的,它有思端。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这个心它是先天的,而且它是有具体内容的。

    所以它可以由内而外直接表现出来,表现为善的行为。那么荀子的心,他是虚心,它没有实际内容的。

    他说人生下来有义,有辨,有senseofjustice,或者有辨别是非善恶的这种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它只是一种潜能。他这种能力要在后天中才能得以实现和完成。

    这种能力是要通过后天的训练才可以真正变为现实的。这种能力就好比是我们语言的能力。为什么说人生下来就具有语言的能力?这个是和其他的动物是不一样的。

    其他动物,你再训练它,它不具有这个能力。所以再聪明的动物,你训练它,它也不会使用语言,不会跟人来对话、交流。

    梁涛教授:孟子与荀子心性说异同

    再聪明的动物,也不会使用语言(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但是人是不一样的,我们生下来就具有这种语言的能力。但是我们生下来就具有语言能力,并不等于我们生下来就会说话,或者我们学孟子讲的“扩而充之”,我就可以来讲话了,那是做不到的。你必须在后天中去学习、使用,学习这种语言,最后掌握这种语言,最后去使用这种语言。

    当然你在这个基础上,你可能也可以丰富这种语言,发展这种语言,这也是可能的。但是你对于语言的掌握是必须在后天生活中获取的。语言他不是某一个人发明的,而是千千万万个人在历史文化中不断积累形成的。

    所以荀子虽然他讲心善,他这个心是“虚”心,没有实际内容的,它具体的内容要在后天中去获得,去掌握,这就是他对礼义法度、善的一个理解。

    那么在这里又出现了一个问题,有人就问我了:“那梁老师,你是认可孟子的心善还是认可荀子的心善?”

    我认为他们都有合理性,但是使用的领域不同。孟子的心善更适合解释我们道德实践的活动。比如说我们道德同情心。

    这个同情心是我们生而具有的,可以说我可以“扩而充之”的。比如说我爱我身边的人,我爱我的亲人,但是我也可以一刹那之间把我这个同情心扩充到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人、跟我距离很远的人身上。

    比如说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瘦骨嶙峋、行将倒毙的一个非洲的孩子,一刹那之间我也会涌出这种同情心,甚至我可以去援之以手,我给他募捐,给他一种帮助,这都是可能的。所以说孟子这个心善更适合解释人的这种道德行为。

    荀子的心善更适合解释人的政治行为。比如说管理一个公司,管理一个企业,我治理一个国家,我不能仅仅说我扩充我的这种良知、扩充我的善心就可以了。

    梁涛教授:孟子与荀子心性说异同

    荀子的心善论更适用于政治领域(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要了解这个公司、这个企业、这个国家的历史的沿革,它的各种各样的制度的设置,这制度中,哪些是合理的、有效的、我们可以延续的,哪些是需要进行调整的、是要改革的。这就是荀子所讲的“知统通类”。我们了解礼义是统一的变化发展。

    所以说,孟子的心善也好,荀子的心善也好,他们分别适合运用到我们的道德领域和政治领域。而既然道德领域和政治领域都是儒学关注的重要的方面,那本来就应该把它统一起来。

    所以说统合孟荀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从人性论上讲,他们也具有这种必要性和可能性。

    我们今天重新建构的大陆的新儒学,本身就是要对孟子、荀子的人性论重新地统一、建构。从这个角度来出发的话,我们也可以对儒学的分派做出一个判断。

    我们可以说孔子以后存在着三种不同的进路。一个是从孟子来理解孔子。这就是以后陆王心学的路向,很多思想家也是这样一个路向,孔孟之道就是由此确立起来的。

    还有一个路向,从荀子来理解孔子,很多思想家也是这样的路向,比如说宋代的李觏、清代的以礼代理派。礼是克己复礼的礼,代理的理是理学的理,他们都是这样一种观点。

    还有一种观点是从统合孟荀的角度来理解孔子,像董仲舒、像朱熹、戴震等,都是这样一个路子。而凡从孟子或荀子来理解孔子者,为儒学之小宗;凡统和孟荀以理解孔子者,为儒学之大宗。这是我们对儒学的一个判教或者一个分派。

    所以说,我们今天重新理解儒家的道统,提出了儒学的新四书,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把荀子重新纳入到儒家的道统中来,把《荀子》上升为儒家的重要的一个经典

    梁涛教授:孟子与荀子心性说异同

    今天的我们,在传承的同时也呼唤革新(资料图 图源网络)

    因为《荀子》代表了儒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面向,失去了这样一个面向的话,那儒学它就是不完整的。

    当然了,荀学只是一个古典的版本,它还有待于我们转化为现代的一些版本。荀学中的一些基本的理论预设也不一定是对的,也有待于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孟学和荀学仿佛是儒学的“鸟之两翼、车之双轮”,你失去了一个方面,儒学的发展就是不完备的,是有缺陷的。

    可是我们看到以后的儒学发展,恰恰是什么?按照我说的话,出现了荀学的隐形化。荀学被人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

    片面的强调孟学,造成了我们过分的心性的一种膨胀。所以我们的士大夫“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成了这个情况。他缺乏一套治理国家的这种外王学,外王学不畅,使这个儒学的发展中遇到了诸多的问题。

    所以我们提出新道统,新四书,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这个孟荀的关系,所以我提出统合孟荀。统合孟荀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心性与政治、内圣和外王的统合。

    梁涛教授:孟子与荀子心性说异同

    梁涛,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观看完整版视频请点击 https://v.qq.com/x/cover/b54kyfksnjh4cfm/l002670n6ps.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 移风易俗还是伤风败俗?

      2019-04-17 15:29:12

      这是移风易俗吗?这是伤风败俗,它破坏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序良俗,是无知和贪婪所导致对于民族文化与道德精神的粗暴践踏,除了加剧思想混乱和加速道德滑坡外,注定将一无所获。

    • 《一种说法》之马叔礼:把心打开 人就能开悟

      2019-04-17 11:42:48

      文/马叔礼【摘要】到底人的心有多大呢?心没有办法解释有多大,因为看不见。它是最小的,又没有空间,又不占时间,又不占空间,可是心却能够感通最大的东西。《论语˙泰伯篇》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今天跟各位谈的这一章,是孔子感慨好的学生不容易得。他说“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各位要知道,我

    • 以史为鉴丨薛涛:遇到渣男 就得这么办!

      2019-04-17 11:03:51

      “渣男”就像地雷,大家都避之不及。可万一我们运气不好、不小心“踩雷”了,那就要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地结束这段关系。

    • 成见不可有 定见不可无

      2019-04-17 10:32:16

      有时我真的很害怕,这些孩子将来会成为现在的我们,不敢发表自己的看法,随波逐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敢为自己争取和辩解,看着机会从眼前流失掉,多么可惜又多么可悲啊!

    • 每周诗语丨蝴蝶:蝶舞蹁跹的生命诗篇

      2019-04-17 10:05:57

      蝴蝶五颜六色、姿态轻盈、穿梭往来于花海,时而徜徉,时而飞舞,时而逗留,那么轻盈闲适而自由自在。

    • 文以载道丨他教启功做老师:用真本事让学生佩服你

      2019-04-16 15:49:54

      发脾气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老师对于学生,应该以教导为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何必发脾气。

    • 年龄越大 这三种迹象就越明显……

      2019-04-16 15:12:47

      人年轻一点的时候,常常想着如何闯荡走四方,再长个五到十岁左右,不少人就开始求稳起来,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在这期间,承担的社会角色有了质的变化。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