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摘要】孔子或者中国理想中的读书人,他必须要源于百姓,他必须要跟百姓连结在一起,他必须要接地气,但是你又必须要高于百姓。为什么要高于百姓?你高于百姓,你才有引导的能量。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既要和百姓连在一起,又要高于百姓(资料图 图源网络)

第一站让他们先到北投菜市场。一方面当然是我觉得,北投菜市场相较于其它市场,它整个样貌更自然;

然后就是让他们看看,在北投菜市场里面,台湾庶民,这些跟土地接得比较紧的这一些人,他们的那一种生命的底气。

这个生命的底气,如果它背后有一个文化的因素,那肯定跟我们这块土地最大的文化根源息息相关。

很多人会讲说,台湾这块土地,它背后的文化根源有很多条系统,但是永远没办法否认的,最大的一个系统,绝对是中国文化。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文化受多种因素影响(资料图 图源网络)

越是市井小民,在台湾的这些市井小民身上,就越没有知识分子因西化所受到的破坏。他们的身上,就有一种台湾知识分子身上没有的底气。

然后呢,菜市场还有一个好处,就菜市场里面特别活泼,特别有一种市井的那一种生动,那一种活气。我觉得这种样貌,是台湾特别可贵的一种特质。

《论语·泰伯篇》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一句话开始有争议,是从五四运动以后。实际上就是说,大家真正到了一个程度之后,其实会知道,孔子讲“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只恰恰证明他真的是了解民众。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你真正懂得百姓,你才能够知道说,这些人是你只能让他照着做,你要求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他本身是不现实的;然后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想方设法,让他有最多可以依循的东西。

你可以照着做,然后你只要照着做,基本上你这一辈子就安身立命了。你不懂要不要紧,不懂无所谓,他其实是在陈述一个客观事实。

恰恰是因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所以今天当我们一般读书人,脑袋如果在错乱的时候,我们价值混淆的时候,一般市井小民他是没有这种问题的。

因为他不知,可是他照着做,所以他们没有价值错乱的问题。所以为什么我讲说,台湾的庶民,一般庶民百姓,他真正的整个中国文化涵养,是高于知识分子的。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知识分子有时候会遇到价值混淆、思想错乱的情况(资料图 图源网络)

因为知识分子有受西化的那个洗脑,然后一般百姓因为他“可使由之,他不可使知之”,他就是百姓日用而不自知,他就照着做,所以他身上就保存了文明。

实际上整个文明的延续,有一半是靠着这些“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人来延续。

这个里面他就一体两面,就是我刚刚讲,孔子或者中国理想的读书人,他必须要源于百姓,他必须要跟百姓连结在一起,他必须要接地气,但是你又必须要高于百姓。

为什么要高于百姓?你高于百姓,你才有引导的能量。好,那今天呢,你因为高于百姓之后,他就会产生两个可能。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中国理想中的读书人,要“接地气”,又要有引导能力(资料图 图源网络)

第一个,有的人他是因为有这个承担,有这个责任感,然后他有这个能力,所以他确实他能够引导百姓。

有的人是什么?他其实没这个能力的,但是他就觉得他自己高高在上,这个时候,我们看了他就讨厌,你自以为是嘛!这种讨厌本质上就是什么?他德不配位嘛!

今天就是说,一般的读书人,他会思考,他会有一个价值选择;今天你思考的是对的,你就会引领百姓,你就会开风气之先,你就可以有教化的功能。

可是如果你的整个思路是不对的,你价值错乱的时候,你就是带头做坏事。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引导者的思想正确与否,有很大的影响(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但是带头做坏事,这些百姓反正他不懂,他自己有一种很强大的惯性在那里,所以当知识分子在错乱的时候,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反而是这些百姓,他保存了我们整个文明的元气。

那就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个“可使知之”,跟“可使由之”的这两种人,读书人、士人,他是可使知之的,然后那个一般百姓,是“不可使知之”,他只够“可使由之”。

这个两者形成一种什么关系?形成一种太极关系,一阴一阳的关系;你不能全部人都知之,一定要有一些人是由之的。

今天大家在清楚的时候,你知之当然好,可是今天所有的时代,他是会有高低起伏的。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可使知之”和“可使由之”形成一种太极关系(资料图 图源网络)

你脑袋会有清楚的时候,也会有错乱的时候。这个时候错乱的时候,你愈喜欢思考的人,基本上会愈完蛋。

这个时候就是由那一群什么?照着做的人,他来保存了那个元气。所以一开始来台湾,先让他们看这些“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人,就幸亏有这些人,不然我们整个中国文化就完蛋了。

你是领导者,还是追随者?

薛仁明(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主讲人简介:

薛仁明,1968年生于高雄茄萣,台大历史系、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毕业,师从台湾知名文化学者林谷芳先生。1993年起长居台东池上,关注生命修行与思想实践,以自身经历开启解读国学既熟悉又新鲜的视角。2009年,陆续于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及《联合报·联合副刊》发表专栏。近年来除写作外,于北京、上海、广州、台北各地书院,定期开课讲述国学,参见微信公众号:我心安处天清地宁。

本文及视频为大爱电视《一种说法》提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