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被同龄人抛弃?我们是否要去追赶这所谓的“成功”

[摘要]胡玮炜的确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一位“商业女精英”。但是文章的导向却是让人不得不去冷静的沉思一番。因为文章最后一句:“看看‘别人的成功’,再看看‘你的平凡’,是不是觉得内火攻心?

文/谢应敏

近日,一篇文章刷爆了各大新闻媒体、朋友圈,《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说的正是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摩拜创始人则借此“一夜暴富”,这篇爆文的刷屏更是体现人们对此事的关心和心中的羡慕。

我们是否要去追赶这所谓的“成功”?

胡玮炜(资料图 图源网络)

文章报道摩拜创始人胡玮炜,“仅仅三年,她就把企业,做成了当红的创业公司。这次收购,她可能从中套现15亿。”“看着照片里胡玮炜柔弱的样子,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叱咤风云的商业女精英。”不可置疑的是,胡玮炜的确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企业家,一位“商业女精英”。但是文章的导向却是让人不得不去冷静的沉思一番。因为文章最后一句:“看看‘别人的成功’,再看看‘你的平凡’,是不是觉得内火攻心?是不是有种被同龄人打倒在地,被时代抛弃了的挫败感?”正是这句话让大家面对同龄人日益鼓起的钱包,面对平凡的自我,如临大敌般的想要逃离。一种“内火攻心”的焦虑正在灼烧着“被时代抛弃”的我们。

我们是否要去追赶这所谓的“成功”?

追赶时代潮流(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追赶时代潮流,好像是一代又一代的人们都在做的事情。所谓“迎头赶上”、“不甘下游”正是普通的我们的真实写照。面对着同龄人的财富与我们的差距,我们似乎愈来愈渺小,平凡如一粒沙尘,随时好像就能被时代的浪潮卷得失去人生的所有方向。

但是,却几乎从来没有人思考过,这种“追赶”的合理性。千万人追求的“孔方兄”真的是衡量成功的标准吗?恐怕不尽然。《论语》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我们是否要去追赶这所谓的“成功”?

至善理想(资料图 图源网络)

让我们把眼光放回到两千多年前那个礼崩乐坏、诸侯争霸的春秋战国时代,那个带着诸多弟子,身着敝衣且累累若丧家之犬的老者身上。这天他们路过渡口,而问道路于两位农耕者,长沮和桀溺。他们却笑话他,长沮说,是孔丘的话,他早该知道渡口在哪儿了。桀溺说,如今天下犹如滔滔洪水,纷乱不已,与其如孔丘那般无用奔波,还不如像我们一样隐居而耕呢。此时,孔丘回答道:“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倘若这天下太平,我也就不会想要奔波劳碌而求改变这天下了。

在长沮、桀溺一类人的心中,纵是天下乱如洪水滔滔,也只要求得一家之安稳便罢。隐居而耕是当那争霸不断,战争连绵的春秋战国时代的潮流,是那时人们的普遍选择。但是,在孔子的心中,这种在时代动乱之际,只求得一隅安好的的追求,是不足与其言说的,既然生在这般社会,孔子要做的便是逆着这潮流,勇敢的用仁和礼作为自己的武器,用这和平的武器去照亮当时那个黑暗的时代。通过传授弟子和周游列国,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将自己渺小的生命轨辙,通过易、书、诗、礼、乐、春秋六经的传授,达到天下大同的至善理想。

我们是否要去追赶这所谓的“成功”?

当下的时代(资料图 图源网络)

并不是说任何人都要如孔子一般的,终生追求仁道的实现。如《论语》有《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一篇,孔子问侍坐弟子志向,子路的回答是,治理并兴旺一个千乘之国;公西华谦虚的回答,言其想做一位掌宗庙之事活动的司仪;冉求则是治理一个方六七十里的小国,使其修明礼乐,至圣倡明。最后问曾皙,他回答的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暮春三月,春天的服装都做好了,陪着五六位志同道合之士,六七个小孩子,在沂水边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歌唱,一路归来。这些分别是孔子一众弟子的追求。这些儒者的追求不正体现着人生的不同成功定义和不同成功追求吗?

在这个纷纭百变的现代社会,同龄人所追求的成功,未必是我们的成功,更不是衡量着整个社会的标准。正如一句名言所说:“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改变。”这个社会除却那些钱包鼓鼓的“精英”们,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平凡而伟大的人。那些默默在自己岗位付出的人民教师、医生、科研工作者以及警察、清洁工等等,这些人都可谓是被同龄人“甩”了一大截的人,也许他们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知道15亿会是多少,但是平凡如斯,亦绝不会是被时代所抛弃的人,恰恰相反,他们许多是被历史所牢记的人,是对这个社会无私奉献的人,他们才应该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潮流。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敬请关注腾讯儒学微信公众号“ruxue_qq”,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