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饿了去哪?约饭的三大圣地

[摘要]吃饭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下馆子,吃的是人间百态;农家乐,品的是闲情月色;回家吃饭,尝的是烟火浮生

文/曹雅欣

周末了,开吃了,喊上哥儿几个,上哪去约顿饭呢?

吃饭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今天就说说,约饭该去哪儿?

饿了去哪?约饭的三大圣地

约饭该去哪儿(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下馆子,人间百态

最高频的首选约饭地,那当然是下馆子!

好朋友能说到一块儿去,就要找个饭店吃个饭;在热闹酒楼吃个饭,还再能结识好朋友。《水浒传》里写的就是这种生活方式:宋江和戴宗结识,俩人能谈得来的标志,就是找个“临街酒肆楼”下馆子去了。然后在这饭馆里,宋江又认识了“黑旋风”李逵。

饭馆,就代表着丰富性。不仅是食品菜式的丰富性,还有烟火人间的丰富性。在饭店里,你能看到相亲相爱的小情侣甜蜜地互相喂饭,也能看到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桌上摆着没考好的试卷被家长数落了一顿饭,能看到有赔着小心一杯一杯敬酒的,也有稍微喝两杯就吹牛不打草稿忽悠起没完的……吃在席间,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一份丰富性。

宋江、李逵、戴总他们三个再一次下馆子约饭,是去了靠江的琵琶亭酒馆。靠着浔阳江的饭馆,当然要吃鱼。小资情调的宋江到了这儿,就发帖说要喝一口鲜鱼汤。酒保倒是赶紧跟帖,立马做了三碗鱼端上来,器皿也是用得非常好看。李逵见了鱼汤,也不用筷子,直接下手到碗里捞鱼,连鱼肉带鱼骨头全都嚼吧嚼吧吞咽了。

李逵这么令人瞠目的粗野,当然是为了对比出宋江品味不俗的细腻啊。就在李逵的狼吞虎咽里,宋江轻轻呷了几口汤汁,然后就不肯吃了——为什么?不新鲜!宋先生说了,这是昨晚上的鱼,不是今天的活鱼!

什么叫会吃、讲究吃?宋江品鱼汤,可不会被饭店老板用好看的外包装就给忽悠住。他都不是喝汤,是“呷”[xiā],就是满大街“呷哺呷哺”的那个“呷”字,意思是小口儿地喝。哪儿像李逵,他一瞧,两位哥哥嫌鱼不新鲜,都不吃了吧?那我来着!立刻就伸出大手把宋江和戴宗的两碗鱼,连骨头带肉都给捞吃了。

厉害了我们的“黑旋风”!从来只听说过手抓羊肉、手抓饼,李逵能手抓鱼汤、生吃鱼骨头,这技能,不开直播是浪费了。

连鱼刺都给吃了,这人得饿到什么份儿上,宋江知道李逵光吃鱼肉不过瘾,就吩咐酒保切二斤肉来,让李逵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酒保呢,看着李逵那强盗样子,就递话说:我们这儿可没有牛肉给这哥们儿吃啊,要吃就得吃羊肉。

就这一句话,气得李逵差点撸胳膊抹袖子又打一架。但是,为什么呀?鱼肉加上羊肉,不正是一个“鲜”字嘛,自古最美味的两样肉都吃上了,李逵怎么还不满意?这一场景,往往是看得读者们都一脸蒙圈。

其实是因为,古时候很多朝代都是禁止宰牛的,宋代更是明文规定不许宰杀牛、不准吃牛肉。因为在农业社会,牛是耕种的利器,马是战争的军备,牛马这两种动物都属于国家战略物资,怎么能随随便便杀马宰牛的全给吃了呢!所以谁要一说吃牛肉,那就等于是给自己贴上了大胆造反、豪气冲天的绿林好汉的标签。

李逵之所以被酒保这一句话就伤了自尊、受了强刺激,就是因为人家那是撇嘴表示出:你这么一个脏巴拉唧、上不了台面的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肯定是偷吃牛肉杀人放火的货色!

李逵感觉被人恶意揣度了,于是他忍不住更加恶意……其实在新认的大哥宋江面前,李逵小弟本来内心深处还是想能稍微留下点好印象、人模人样一把的。

饿了去哪?约饭的三大圣地

下馆子,人间百态(资料图 图源网络)

孔乙己说,我也是能穿长衫的人!黑旋风说,我也是能吃羊肉的人!

所以就知道为什么武侠小说里,一形容大汉出场就要嘴里嚷着“小二!上酒!切牛肉!”了,因为吃牛肉才显得爷们儿啊。官府越不让吃,我越要大吃,吃完了肉喝完了酒还要上山去打老虎……是不是一身是胆?是不是虎虎生风?

杜牧诗说,“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那形容的,就是字号争抢、招牌如林、酒家密布、食客万千的城市风貌。不知道在一桌桌的杯盘滋味里,有多少烟火人家的故事,多少食指大动的满足,多少觥筹交错的迷离,多少酸甜苦辣的浮生。

二、农家乐,闲情月色

在城里是四处挑饭馆,在乡下就要寻找农家乐。古人跟今天一样,吃腻了精粮细作、伺候周到,也会特意自驾出城,玩玩采摘、喂喂柴鸡,然后就着田间地头的大铁锅,吃一顿农家饭。

最典型的要数孟浩然。他的朋友请客,不是找哪个雅间排队订座,而是请他到乡下的别墅来一回郊区游。孟浩然打马就去了,走过了山走过了水,走出了内城和外城,来到了朋友的乡间别墅。

旁人吃饭稍微讲究点情调的时候,还要苦苦寻找谁家的餐馆有露台。孟浩然可不用!他和朋友吃饭,直接是痛快敞亮地对着窗户外面的菜园子,想添哪样菜了就现摘现炒,新鲜热辣!

这样的饭局低碳环保绿色无污染,简直不要太爽,所以孟浩然就说了:下回我还来啊,等重阳节的时候再攒个局,咱吃菊花宴。

这就是孟浩然那首《过故人庄》记录的农家乐一日游:

故人具鸡黍[shǔ],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xiá]。

开轩面场圃[pǔ],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huán]来就菊花。

对于太多得了“城市病”的人来说,到田间地头上去走一遭,到山村乡下里去吃一回,品尝的就是那份新鲜劲儿,就是那种鲜活自然的生态,那是生命舒展和释放的姿态。

饭馆约饭图的是丰富,农家下酒吃的是新鲜。

饿了去哪?约饭的三大圣地

农家乐,闲情月色(资料图 图源网络)

陆游也说啊,别看农家自酿的酒喝着粗浑,在原生态里,有你平时享用不到的质朴风味,有你早就感受不到的淳朴民风,有你在生命被雕琢得太过精致之时,品味不出的大千百味、物阜鲜美: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tún]。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这是陆游《游山西村》诗中收获的一份喜悦、意外、奔放、自得。人的饮食太过于精细了,就会得上很多富贵病。人的生活太过在套子里,就会挂上很多烦恼丝。

大巧若拙,大雅大俗,在“农家腊酒浑”里,在“衣冠简朴古风存”里,有高价酒也喝不出的爽朗笑声,有高价楼也买不来的闲情月色。

三、回家吃饭,烟火浮生

饭馆的获得感,是人间百态的丰富;农家的获得感,是道法自然的新鲜;约饭的另一圣地,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温情,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归宿。

这年头,谁要是能请你回家吃饭,一定是把你当成能打开心扉的自己人,把你看做是不设防的心里人。那是千金不换的一顿饭,是许你走进私人空间、和你共享私人味蕾。

像杜甫《客至》里说的,“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我们家就没接待过客人,是你来,我才开门欢迎的啊。今天就在我家吃吧,虽然没有大排档的热闹,没有五星好评的排名,但是有深夜食堂、有我自己为你端上的私房菜——“盘飧[sūn]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pēi]”。

来我家,我下厨,这不是请客,不是订餐,是不设防的相待,是不见外的吃饭。

据说有一种最为美味佳肴的味道,叫做“妈妈的味道”。因为,那是家的味道啊。这种家的味道,让杜甫想念的要流泪。他说,“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在知交半零落的沧桑年华,偶然坐在少年时代老友的家中吃一顿冒着热气的家常饭菜,让他感觉是如此热切又悲凉——这世事苍茫,这一梦黄粱,这少时热肠,这炊烟酒觞,杜甫品咽着寻常人家的情热,怅惘着半世浮沉的飘荡。

酒罢饭罢,“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放下筷子,杜甫说明日,明日又隔天涯。永远会怀念你家这一盘韭菜的香气,永远忘不了这一碗掺着黄米的热饭。

饿了去哪?约饭的三大圣地

回家吃饭,烟火浮生(资料图 图源网络)

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讲,夕阳西下时分,走在路途上猛然闻到别人家炒菜的家常味道飘出,就是会忍不住,热切又悲凉。

当推开门,卸了疲惫,你家桌上的饭菜,已经出锅摆上了吗?

在这个饭店林立、外卖穿梭、吃一顿饭太过方便快捷的年代,还偏要麻烦地下厨、偏愿意为你洗手作羹汤的人,一定是特别特别地想要给你一份家的味道、爱的味道、独属于自己的味道。

冒雨剪韭、布菜灯下,“佳肴”千道,不如为你,烹煮“家肴”的味道。

秋天听一曲《子夜吴歌》 唱不尽的相思几重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