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从《诗经》学语言艺术:诗的生命 不该只优雅在传统里

[摘要]在《诗经》的表达方式里,藏着中国人从古至今适用千年的语言技巧。诗的生命,不该只停留在纸张上,不该只优雅在传统里,更可鲜活在日常的语言里。

文/曹雅欣

《诗经》是中国诗、乐、舞等众多艺术形式的源头,意义深远,堪称中国文化之源。而今天我们更多地是把它当作一种经典的文学形式。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后世常常从其中“引经据典”、“子曰诗云”。它的语言范式,规整而科学;它的语言技巧,自然而艺术。

《诗经》的语言艺术:诗的生命不只优雅在传统里 更可鲜活在日常语言中

《诗经》是中国文化之源(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连电影《天下无贼》也曾引用过《诗经·黍离》中的名言,小偷黎叔感慨:“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除却搞笑,这其实也显出了诗的真正生命力——“不学诗,无以言”,不学《诗经》,就无法对话。在周代,上层社会之间往来酬和、应酬交流,就是常常引用诗中的文辞,那是《诗经》最辉煌的时代,也是一个最风雅的时代。如今人们说话虽不必如此刻板,但始终未变的是诗的本质属性:诗的表达,就是真情实感的表达,并且是情感思想最经典的表达,所以诗的生命不该只停留在纸张上,不该只优雅在传统里,更可鲜活在日常的语言里。

在《诗经》的表达方式里,藏着中国人从古至今、适用千年的语言技巧。

《诗经》的语言艺术:诗的生命不只优雅在传统里 更可鲜活在日常语言中

《诗经》的表达方式里藏着中国人适用千年的语言技巧(资料图 图源网络)

赋:直抒胸臆的语言艺术

“赋、比、兴”的表现方法,是《诗经》对后世语言文学最大的影响。所谓赋,就是铺陈直叙,把事物、思想、情感平铺直叙地表达出来,“直书其事,寓言写物,赋也”。

赋的本质,是直抒胸臆的艺术,这也本该是我们生活中最常用、最习惯的语言形式。但是,连这样最基本的一种语言方式,我们都已在逐渐丧失了。面对上司,员工不敢说“请您对我的说话态度好一点,我也有尊严”;面对工作,职员不敢说“我不想加班,不愿意被工作霸占了休息时间”;面对客户,服务人员也不敢说“请您对我多一些尊重,不要呼来喝去”;面对酒客,陪客的年轻人也不敢说“我不想喝酒晚归,家人会担心”。

但早在最注重礼乐的《诗经》时代,一篇《何人斯》都明确表达出了自己清朗乾坤般的态度:“彼何人斯?其心孔艰。”诗里直率地指出:这个人心艰难测,我要与他绝交。《何人斯》是一首与同事绝交诗,义正言辞、气势如虹的措辞,让人感受到与当今这个暧昧时代截然不同的磊磊风骨。恶其人、绝其交,痛其心、斥其行,不与为伍就坦坦荡荡昭告天下。

绝交书,交待出了一份光明磊落的君子风范。“君子周而不比”,《何人斯》传达给我们一种干净利落的处世态度——我有权利简单,以及一种适宜当今高速时代的语言标准:准确、高效、不暧昧。

《诗经》的语言艺术:诗的生命不只优雅在传统里 更可鲜活在日常语言中

赋:直抒胸臆的语言艺术(资料图 图源网络)

比:形象有效的语言艺术

“比”就是打比方,“比者,比方于物”,是诗中最常用的一种手法。当叙述显得无力,比喻就变得直观;当叙述显得苍白,比喻就变得生动。打比方,这在我们日常表述中,也是最形象、最易懂的一种语言传播方式。

《常棣》一诗中就说:“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常棣花,两三朵为一缀,所以“常棣”用来比喻兄弟。这首诗告诉人们,“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兄弟在家可以争吵,遇上外侮要共同抵抗;又说“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在家和妻子儿女和睦相处,如同琴瑟和谐——这是更为明显的“比”了,如此的比喻,让人理解得深透、形象。

在团队中,领导者正可以用此诗的寓意来鼓励和要求员工:同事为朋、同仁为友,海内知己、亲如骨肉,对内可各抒己见、甚至如议会上争执不休、各不让步,那是思想火花的碰撞;但是对外必须共同代表公司形象,要彼此合作、互相扶持。

《诗经》的语言艺术:诗的生命不只优雅在传统里 更可鲜活在日常语言中

比:形象有效的语言艺术(资料图 图源网络)

兴:烘托氛围的语言艺术

“兴”相对来讲最不好理解,“兴者,托物于事”,就是先言他物、再引出所要表达的真实内容。如电影的一个长镜头,先拍笼天罩地的蒙蒙细雨、黯黯天际,再将镜头转到一个落寞的人身上,开始一个忧郁的故事。再如,《关雎》开篇就是典型的起兴,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鸟类恩爱之景,转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人类思慕之情上。“兴”是一种铺垫,得以让后面的表达更为流畅、自然。

其中《鹿鸣》是非常值得今天人们学习的一篇诗章:“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诗中以鹿鸣食苹,兴起了宾主相欢的和谐气氛。主人宴请客人,宾主尽欢,适得其所,主以客为荣,客以主为贵,正好用鹿鸣的祥和之音作为起兴。“鹿鸣食野草,以兴君燕(宴)群臣。”

“兴”比之前的“赋”、“比”更具艺术性,因为对于“兴”的合理运用,需要有善感的心灵、有发现美的眼睛。这就尤其需要对大自然、对外部世界、对方方面面的事物加以关注、思考,才能有高品质的生命感受,进而转化为高品质的语言表达。

《诗经》的语言艺术:诗的生命不只优雅在传统里 更可鲜活在日常语言中

兴:烘托氛围的语言艺术(资料图 图源网络)

曾有调查显示:词汇量与个人的社会地位成正比。其实这就表明了,语言艺术,是决定个人发展的重要因素。《诗经》的产生年代也许离我们已经久远,但《诗经》的语言艺术、表达思维离我们并不遥远,在今天,国人依然深受它的影响,并且都习以为常地适用着、接受着《诗经》的语言技巧。

《诗经》的语言艺术:诗的生命不只优雅在传统里 更可鲜活在日常语言中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