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最好的酒吧都在这了 拿走不谢

[摘要]最充实而满足的酒,是放心去醉的酒,是心灵归宿的酒。大多数的酒吧都让人越喝越疲倦、越醉越空虚,而那最能摆渡灵魂、栖息归来的酒吧,是回家。

文/曹雅欣

下班了,周末了,不装了,撒欢了,去哪儿喝一杯好呢?

是去后海老派文艺小资,还是去三里屯疯起来连自己都打?是去国贸走高端商务国际范儿,还是去五道口混迹学生圈假装那是我无悔的青春?

去闹吧呆一晚,耳朵心脏随时受不了。去静吧坐半宿,酒单价格总让人想急头白脸地说这个真没有。

下面就推荐三大省钱又省事的必去酒吧。

最好的酒吧都在这了 拿走不谢

最好的“酒吧”(资料图 图源网络)

长亭——送站服务

长亭,是古人历来的美酒送别之所。

什么是长亭呢,就相当于高速路上的服务站。秦汉时期大约十里路就设一亭,每亭还设有专门的亭长,负责提供给养。

每当需要唱起骊歌的时候,毕业季也好、返工潮也好,送朋友出远门,送君千里也终须一别,那就在路旁的长亭设酒席,最后再喝上一顿践行酒。

唐代的许浑,第一次从家乡到首都长安去“京漂”,家人开车送他到了潼关的服务站,不能再往前送了,就在这儿的零售店买点吃的喝的吧。前面的路需要你自己走,只能以此酒别,祝你一路顺风。

许浑后来写了篇日记叫《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记录了这次的酒: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

柳永也在长亭喝过酒。与许浑登上开往京城的列车正相反,柳永那次是在北宋京城开封混不下去了,临别前,拉着送别的友人喝闷酒。

这就是那首著名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风情万种在今天都要搁下,离酒辣喉在此刻都要饮下。长亭已晚,酒意已满,你我已远,冷酒已残。

最牵肠的酒,是情真意切的酒。

最深情的酒吧,是当你远行他方,有那么爱你的人,肯为你举酒送别、依依祝福的地方。

那酒吧的名字,叫牵挂。

最好的酒吧都在这了 拿走不谢

最牵肠的酒,是情真意切的酒(资料图 图源网络)

小馆——亲民路线

我们喝酒,有啤酒吧、有红酒坊、有私人会馆、也有普普通通的小酒馆。

你看那武林好汉踏着风霜而来,豪情纵意地喊一句“伙计,上酒!”都是发生在路边小馆里。——平民路线不意味着高冷,却意味着有滋有味,能喝出是最富人情味儿、最含人情百态的酒味儿。

你看,杜牧跌跌撞撞在烟雨里,他兜兜转转,就是要寻一处乡村的酒家,就能够疗治寂寞、抚慰失意: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小牧童给杜牧引路的乡间酒馆,面积不大,人均消费也不高,但在大众点评里却排名靠前,连不喝酒的小孩子都知道那家口碑好。

在那路边酒家里,杜牧喝到的一定不是飞天感,而是烟火气。

有南来北往的风尘仆仆,有呼朋唤友的家长里短,有听不太懂的口音却嘹亮着生活的调门。

辛弃疾也喜欢在最大众最平民的小酒馆里喝酒:

山远近,路横斜。

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风雨,

春在溪头野荠花。

青旗沽酒有人家,水村山郭酒旗风。

能享受日常,能修炼世俗,才能真正的不负诗酒年华。生活味十足,才是最接地气的酒味十足。

酒是粮食酿,人从世间来,五谷滋味,红尘品饮。品饮人情冷暖,品尝世态炎凉,才能品味煮酒论世事。

最醇厚的酒,是生活的酒。

最热闹的酒吧,是街头巷陌、乡间小道旁随意一家可把酒言欢的小馆。

那酒吧的名字,叫平凡的幸福。

最好的酒吧都在这了 拿走不谢

最醇厚的酒,是生活的酒(资料图 图源网络)

家里——宅男最爱

风雪天,你会想起谁?

风雪路,你会要谁陪?

风雪夜,你想与谁醉?

风雪情,你去哪沉醉?

那一个漫天风雪里,杨过和小龙女假扮成猎人夫妇,躲在小屋里,相视一笑,无上温馨。

那一次漫天风雪前,隐居洛阳的白居易,写信邀他的朋友刘十九,唤他来烤火饮酒,听雪念旧: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就在我的小屋里,寒室虽简、情谊却足,酒的年份虽新、人的情份却久,新酒对老友、冷雪聊热话。

温一碗酒,还温不了寒冬。

那能让人在雪天里感觉热乎乎的,不是酒的上头,而是促膝相对的炕头,是无所不谈的话头,是跨越千里念兹在兹的心头。

白居易在家里布置起了吧台,给朋友刘十九打电话发语音:我家里有酒,我心里有话,来一起喝吧,就在我家敞开了喝、敞开了聊,不怕一醉方休,多了倒头就睡。

最好的酒吧都在这了 拿走不谢

最充实而满足的酒,是放心去醉的酒(资料图 图源网络)

最安心的酒吧,是在我打开心扉说欢迎的家门里。

这是安心的酒吧,舒适的酒吧,也是温馨的酒吧,交心的酒吧。

就像纳兰性德和妻子在家里喝酒、品茶、猜书、打闹,他喝多了,大可以放心地像个孩子一样沉沉睡去,他的妻子会为他悄悄盖上被子、轻轻照顾酣眠: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原来,寻常夫妻间的恩爱,就叫做,酒不醉人,人自醉。

而纳兰性德夫妇俩在闺阁里所效仿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妻二人,也是在家中饮酒尽兴: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原来,睡懒觉最理直气壮的理由,就叫做酒逢知己、夫妻夜话。

所以,谁说非得不着家才叫有情趣?谁说非得泡夜场才能有意思?

最充实而满足的酒,是放心去醉的酒,是心灵归宿的酒。

大多数的酒吧都让人越喝越疲倦、越醉越空虚,而那最能摆渡灵魂、栖息归来的酒吧,是回家。

红尘微醺的岁月,愿有人饮无悔陪你相醉。

最好的酒吧都在这了 拿走不谢

转自丨“国学是活的”微信公众号(ID:guoxuecaoyaxin),文章为作者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