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苏武不辱使命:信仰的力量铸就麒麟阁功臣(下)

文/弓难张

神秘的贝加尔湖畔静谧安逸,除了蓝天白云湛蓝的湖水和花草树木外,陪伴苏武的就只有老鼠或者飞禽走兽之类的动物,会说话的人一个没有。李健的《贝加尔湖畔》唱的凄凉悠远温婉动人,但苏武没工夫欣赏,寂寞孤独这类精神贵族暂时也靠边站,他最迫切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没有任何人可依靠,只能靠自己,撸起袖子加油干!野鼠、草实、鸟兽与虫鱼,但凡能吃的,苏武均采取拿来主义,生存乃第一要素,其爆发出的求生欲望以及实际的求生技能实在和官二代的他不相称。

苏武不辱使命:信仰的力量铸就麒麟阁功臣(下)

贝加尔湖畔(资料图 图源网络)

日子就这样一天两天,一个月一年的走着,在那个没有电灯,没有电话,没有电视,没有书籍,没有邮箱不能写信发信,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没有朋友圈可发,在几乎被世人遗忘的北海里,苏武就这么默默而又顽强地存在着。

苏武之外的世界依然喧哗。汉匈间又热热闹闹地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苏武的好朋友李陵领衔主演,开局高光结尾悲怆,5000VS110000,以弱敌强杀伤甚多,但最终以李陵无奈投降匈奴而告终。还有汉武帝的小舅子李广利,那个让李陵陷于不义、连累司马迁惨遭宫刑的人最终投降匈奴被杀;还有长安城的巫蛊之祸、太子皇后均自杀等等惊心动魄的事件在发生着,但苏武连旁观者都不是。

苏武不辱使命:信仰的力量铸就麒麟阁功臣(下)

汉朝与匈奴交兵(资料图 图源网络)

苏武能做的就是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的看护着那根“节杖”,汉武帝赐予他的表明他汉使身份的那根“棍子”,尽管棍子上的牦牛尾巴毛已掉完,真的成了一根光秃秃的棍子,苏武依然宝贝着它,因为那是他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它并不惊天动地,也不豪华铺张,却在一个人处于人生的危难时刻低谷时期充斥着你的骨髓,给予你生命的力量!

两千多个日夜,六年过去了,终于来了群会说话的人,匈奴单于的弟弟於靬王来了,他很喜欢苏武并在此逗留了约三年。然而世间事幸福总是短暂,於靬王死了,徒众鸟兽散,苏武好不容易积累的一些物质财富比如牛羊等,又被丁零人盗走了,苏武一夜回到解放前。

然后,李陵来了。曾经的旧时相识,战友加朋友,但现在身份都变了:一个为匈奴阶下囚,一个为匈奴代表;一个誓死不屈决不投降,一个已经投降并要劝降。李陵为苏武带来了坏消息:母亲已去世,哥哥苏嘉伏剑自杀,弟弟苏贤饮药而死,老婆已改嫁,家里只剩下两个妹妹,还有两个闺女一个儿子,因时间久未联系存亡未知。这样的消息对于一个男人的打击应该是致命的,一个家庭几乎没了,但苏武并没有倒下。因为他的节杖仍在,不能尽孝了但还可以为国尽忠,大汉就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

苏武不辱使命:信仰的力量铸就麒麟阁功臣(下)

苏武与李陵(资料图 图源网络)

李陵的劝降注定要失败,两人痛饮泪别。公元前87年,苏武到匈奴的第十三个年头,汉武帝驾崩,李陵到北海告知了苏武。苏武面向南痛哭,悲恸吐血。汉昭帝刘弗陵即位,对外政策有所变化,汉匈间和风劲吹。汉朝执政当局并没有忘记老臣苏武,开始派使节打探他和代表团成员的消息,刚开始匈奴方说苏武已死。第二批使者再探,这次那个前高级代表常惠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偷偷会见汉使告知了苏武近况。得知真相的汉使马上向匈奴方提出交涉,苏武以“鸿雁传书”的形式和汉朝天子取得了联系,这种看起来天方夜谭似的说法使迷信的单于震惊不已,随即承认了苏武活着的事实。

无须等到公羊下崽苏武就可以回国了,苏武之幸,坚持者的胜利!好朋友李陵摆酒饯行,既为苏武感到高兴,同时想起自家遭遇又难免悲愤。李陵且舞且歌:“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催,士众灭兮名已隤。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是啊,娘在家在,此生尚有来处,如今娘去了,人生只剩归途,尚何念哉?其实,苏武和李陵一样家破人亡,但苏武选择了一个字“恕”;而李陵选择了另外一个字“怨”,这也直接导致了两人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苏武不辱使命:信仰的力量铸就麒麟阁功臣(下)

老迈的苏武(资料图 图源网络)

公元前81年的春天,苏武一行回到了长安。从公元前100年出使到回国,这次出差整整用了十九年时间。去时代表团共一百余人,只有九人回来。去时苏武正直四十壮年,黑发黑须,回来时须发尽白,似乎耄耋老头!如果人生大戏就此谢幕,苏武苦尽甘来,扬名匈奴,功显汉室,载誉史册堪称完美。可惜的是,人生是一部无剧本的舞台,导演及演员都不知道下一幕会是什么。回国的第二年,苏武的儿子苏元牵扯到上官安的谋反案而被杀,苏武也受到牵连被免职。

父母哥哥均已早死,媳妇改嫁,现在儿子又没了,老年丧子让老迈的苏武情何以堪?命运为何总是一而再地打击这位多舛老人?当然,饱经风霜的苏武早已练就“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本领。或去职或高就,对于老臣都无所谓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于国家那份恒久不变的信仰和忠诚。公元前60年,苏武以八十高龄病逝。公元前51年,汉宣帝在麒麟阁中图画十一位重臣以表彰他们对帝国的突出贡献。其中第十一位就是职位并不高但“使于四方,不辱君命”的著节老臣苏武。

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圣人孔子无缘见到恒者苏武,但二十一世纪平凡的我们却有缘从《汉书》得见苏武,斯可矣,亦幸甚!其实,仔细想想,苏武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光辉业绩,他只是那么执著地默默地在牧羊,在苦难的日子里和尚念经似的念着他的国家,就这么简单,简单而恒久的两个字“信仰”,支撑着他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辉煌人生。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