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天坛是敬天之所,我六品小官安能到此?

[摘要]天坛是明、清两代帝王祭祀皇天、祈五谷丰登之场所。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说法。

文/沈相辉

1949年9月19日,毛主席和张元济等人游天坛。毛问张:“你以前做京官的时候,可曾来此?”张答到:“天坛是敬天之所,我六品小官安能到此?”

天坛是敬天之所,我六品小官安能到此?

天坛(资料图 图源网络)

张元济先生,字菊生,号筱斋,浙江海盐人。解放后,曾担任上海文史馆馆长,继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张先生在清末曾中进士,随即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后又在总理事务衙门任章京。上面这则小故事中,张先生自称自己只是六品小官,指的便是自己早年在清廷任职的经历。张先生与毛主席等游天坛,称自己任六品官时没有资格到天坛来,不禁让人好奇:到底要什么级别才够格呢?

天坛是敬天之所,我六品小官安能到此?

张元济先生(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们知道,天坛是明、清两代帝王祭祀皇天、祈五谷丰登之场所。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说法,意思就是说国家有两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祭祀与军事。明清两代同样秉承了这一传统,所以祭祀,尤其是郊社大礼被视为国家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所谓郊,是指冬至日祭天于国都南郊,社指夏至日祭地于北郊。《大明会典》中说:“郊社大礼。虽有三年之丧、亦不敢废。”也就是说,哪怕皇帝的父亲驾崩了,也不能因此而耽误了郊社大礼。而在举行郊社大礼时,上自皇帝,下至文武百官,都必须斋戒、沐浴更衣,以表示对天地的无限虔诚。由此可见古人对郊社大礼的重视。

天坛是敬天之所,我六品小官安能到此?

祭天仪式(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与今天一样,级别越是高级的会议、典礼,入场的门槛就越高。明清两代在天坛举行的祭天仪式,就是当时全国最高级别的典礼,所以要想亲与其事,也绝非一件轻易的事情。《明史》卷四十七《礼志》中专门谈到了这个事情:

“凡陪祀,洪武四年,太常寺引周礼及唐制,拟用武官四品、文官五品以上,其老疾疮疥刑余丧过体气者不与。从之。后定郊祀,六科都给事中皆与陪祀,余祭不与。”

从这个规定中可以知道,明代能够有资格跟随皇帝参加在天坛举行祭天仪式的文官,最低要求得是五品。清承明制,在陪祀问题上,也基本执行了相同的要求。因此,张元济先生说自己只是一个六品小官,没有资格到天坛来,确实是符合史实的。

天坛是敬天之所,我六品小官安能到此?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资料图 图源网络)

而如今,得益于新中国的成立,昔日那个把张元济先生拦在门外的天坛,我们普通大众却都能有机会前往了。张元济先生曾写过一副《自挽联》:

好副臭皮囊,为你忙着过九十年,而今可要交卸了;

这般新世界,纵我活不到一百岁,及身已见太平来。

在这副风趣的对联的下联中,张先生以真挚的情感歌颂了社会主义新政权。正是张先生所歌颂的这个新世界,让他,以及千千万万的普通大众,得以去天坛公园看看它神圣的模样。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iuyuan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