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酒文化”中不可不知的修身养性之道

[摘要]中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其中自有修身养性之道。大禹、孔子、诸葛亮这些古圣先贤是如何看待饮酒的呢?

文/唐东辉

中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高兴时要喝酒,叫“以酒助兴”;忧愁时要喝酒,叫“借酒浇愁”;热闹时要喝酒,所谓“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寂寞时还是要喝酒,所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言以蔽之,酒是要喝的,关键是如何喝?

“酒文化”中不可不知的修身养性之道

中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资料图 图源网络)

“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孟子曰:“禹恶旨酒而好善言。”(《孟子·离娄下》)

大禹厌恶美酒而喜爱善言。

大禹之所以厌恶美酒,《战国策》中记载了其中缘由:从前舜的女儿仪狄擅长酿酒,酒味醇美。仪狄把酒献给了禹,禹喝了之后觉得非常甘美,但因此就疏远了仪狄,戒绝了美酒,并且说:“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

真是一语成谶!此话不幸就在大禹的子孙身上应验了。他的孙子太康“甘酒嗜音”,结果导致“太康失国”;夏桀更是酒池糟堤,“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最终被商汤所灭。

与厌恶美酒相对,大禹则崇拜善言。《尚书·大禹谟》记载:“禹拜昌言”。大禹听到善言,就给人下拜。孟子也说:“禹闻善言则拜。”(《孟子·公孙丑上》)好善之心可谓赤诚。

美酒养口腹,其乱至亡国;善言养心体,其德至成圣。故大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这才是好善的酒文化!

“酒文化”中不可不知的修身养性之道

美酒养口腹,其乱至亡国(资料图 图源网络)

“惟酒无量,不及乱”

孔子曰:“惟酒无量,不及乱。”(《论语·乡党》)

各人酒量不同,要根据自己的酒量来喝酒,以不至醉乱为限度。

孔子说:“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论语·子罕》)

孔子说,不为酒所困扰,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困难呢?这对“为酒所困”的现代人来说,真是不可思议。

“男人不喝酒,交不到好朋友。人在江湖走,哪能不喝酒。”“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由不得你不喝!由不得你不痛喝!

孔子不像大禹一样厌恶旨酒,他认为酒还是要喝的,关键是要把握一个度:“惟酒无量,不及乱。”每个人的酒量是不同的,这就不能以喝酒的绝对数量作标准,要求每个人都喝一样多。有的人酒精过敏,滴酒不沾也是可以的;有的人酒量浅,少喝一点也是可以的;有的人酒量好,多喝一点也是可以的。但不管酒量深浅,都以不喝醉为标准。

这才是文明的酒文化!

“酒文化”中不可不知的修身养性之道

不为酒困(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合理致情,适体归性,礼终而退”

诸葛亮在《又诫子书》中说:“夫酒之设,合理致情,适体归性,礼终而退,此和之至也。主意未殚,宾有余倦,可以至醉,无致迷乱。”

设酒宴客,若能做到合乎礼节,表达感情;舒适身心,复归人性;礼节尽到,客人退席,就是和谐的极致状态。倘若主人情意未尽,客人还未疲倦,就可以继续饮酒至醉,但不能醉到神志不清。

现代交际应酬,可谓无酒不成席:不喝酒,交不到朋友;不喝酒,谈不成生意;不喝酒,尽不到情谊……正因为如此,醉酒成为酒席的常态。虽然大家都知道醉酒伤身,无奈却都受缚于所谓的“酒桌文化”。

诸葛亮则认为,设置酒席款待宾客的最佳状态是:“合理致情,适体归性,礼终而退”。喝酒只是表达情谊的一种方式,不能本末倒置,为了喝酒而喝酒,以致喝得酩酊大醉;只有合乎礼节地表达了感情,使主客身心舒适、人性复归,终礼而退的酒席,才是和谐的酒席。

这才是高雅的酒文化!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儒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听语音版文章播报请上微信搜【腾讯儒学】(ruxue_qq),关注公号,点击菜单栏“语音播报”按钮,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