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朱高正先生讲《近思录》:音乐不能只是宣泄内心的情欲而已

朱高正先生讲《近思录》·制度第一之四:音乐不能只是宣泄内心的情欲而已

接着濂溪先生就批评:“后世礼法不修,政刑苛紊,纵欲败度,下民困苦。”大家看看,这个就是指哪个时候?就指春秋以后,礼崩乐坏,在这种情形之下,“礼法不修”。什么叫“礼法不修”?很简单,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这叫“礼法不修”。从家里面乱,乱到朝廷上都乱了。“政刑苛紊”,什么意思?也就是这种政治的措施,还有刑罚,毫无章法,而且非常地繁复。当你政刑一繁复的话,那些心术不正的小人就很容易上下其手;如果你政刑简单的话,讲句老实话,民风朴实,谁敢胡作非为?不可能。所以他说“政刑苛紊”,“苛”就是越来越严厉,紊乱。“纵欲败度,下民困苦”,大家看看,在这种情形之下,有权力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他“纵欲败度”,也就是说他可以放纵欲望,把所有的节制通通毁坏了,老百姓就非常困苦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他说:“谓古乐不足听也,代变新声,妖淫愁怨,导欲增悲,不能自止。”他说,因为这样的关系,就是说古乐都是雅乐,大家想想看,如果你平常听雅乐,什么叫雅乐?我在这儿简单跟大家讲,我们现在最容易听到的雅乐是什么?打个比方,你去听听道教的音乐,道教的音乐他强调的就是平和,让你听完之后心境平淡,我们刚才讲的“平”跟“淡”两个字是最重要的。你去听听佛教的音乐,是不是也是这样平淡?如果你去看看,人家在祭孔大典的时候所奏的就是雅乐,所以雅乐就是要让你心境平和,这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说,后世就乱了,他说“古乐不足听,所以代变新声,妖淫愁怨”——什么叫“妖淫愁怨”?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都出来了,里面有哀愁、有怨气;“导欲增悲”,也就是说煽动你的欲望、增加你的悲愤;“不能自止”,不能停止。因为从音乐你就能看出来,我打个比方,像摇滚乐,摇滚乐很显然就是一种纵欲的音乐。大家想想看,你到夜店去,那种音乐震天价响,能够让人家心境平和吗?不是,就把你这种潜在的欲望都煽惑起来了,所以在那里吸毒……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有,到那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不知道的以为在那里是极乐世界,我在这儿告诉大家,极乐世界是指你的这种声色犬马之欲都放纵出来,你认为那样是极乐,其实当你清醒之后,我讲句老实话,这就是你的堕落。

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自然而然,“故有贼君弃父,轻生败伦,不可禁者矣”。音乐弄到这么样地紊乱,自然而然有人会伤害国君,有人会抛弃父母,“轻生败伦”,不重视生命,毁弃五伦,这些你要禁都禁不了。

“呜呼!乐者,古以平心,今以助欲。”濂溪先生在那儿感叹说,哎呀,这个音乐在古代是用来让我们的心境平淡的,今天是来鼓舞、来“助欲”,也就是在那里怂恿我们的欲望。“古以宣化,今以长怨”,说古代的音乐是用来教化我们的,现在变成用来帮我们增长我们的仇怨。所以他说,“不复古礼,不变今乐”,你想要达到治国平天下,那多难啊!礼跟乐是不能分开的,礼的最高境界也就大家都恢复中庸之道。

所以说在这里,我觉得濂溪先生所讲的乐论,值得我们今天好好地借鉴、反省。音乐不能只是宣泄你内心的情欲而已,而应该是能够让我们的情欲得到平静,平淡、祥和才是更重要的。

主讲人简介:

朱高正,1954年出生,南宋大儒朱熹的第26代孙。1977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1980年赴德国波恩大学深造,1985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8年9月获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邀教授。博览群籍,学贯中西,向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意识、推动中国全方位现代化为己任。著有《近思录通解》,德文著作《论康德的人权与基本民权学说》,易学专著《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易经白话例题》,作品精选集《中华文化与中国未来》等。

本文及视频为腾讯儒学频道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上微信搜【腾讯儒学】轻松关注儒学微信公众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jied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视频推荐